北斗星儿童医院:华中首家中高端儿童医院,不排队享受美式医疗

 既让医生的专业价值得到发挥和认可,也让病人获得更好的医疗体验。

  

  项目名称:北斗星儿童医院

  主营业务:中高端儿童医疗

  融资情况:2019年1月获千万级美元融资。

  关键词:美式医疗、首家中外合资中高端儿童医院、高挂号费即诊金、游乐场式儿童医院

  受访人:北斗星儿童医院创始人 姚洪武

  一句话提炼:武汉第一家中外合资的中高端私立儿童医院,提供无需排队、预约制的家庭私人医生服务。

  1803:1

  约433个国民配比一位医生

  而1803个儿童配比一位儿科医生

  “我们急匆匆从蔡甸赶到医院,到导医台一看排号就蒙了,前面还有500多人!”

  这是近日某媒体记者探访武汉同济医院儿科急诊大厅听到的一句话。在武汉,患儿扎堆集中在同济、协和、湖北省妇幼保健院、武汉儿童医院,候诊五六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是常态。

  即使是排完了队,就诊时间通常也只有几分钟,往往是家长还没清楚情况,下一个病人就进来了;而对于医生来说,病人数量巨大,连续工作数十小时乃至一天是常态。

  据统计,儿科医师工作量是其他医师的2.4倍,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数是2.6倍。

  医疗供需不平衡是根本原因。

  根据《2017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的数据,全国每千人口对应的执业(助理)医师数为2.31人,而每千名儿童的医师配比却仅为0.55人,约为总体水平的四分之一。

  也就是说,目前约433个国民能配比一位医生,而平均1803个儿童才能有一个儿科医生。

  根据《中国卫生统计年鉴》公布的数据显示,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还在继续下降。

  “我们想建立一个患者与医生都得到尊重的医院,或者说是平台。既能让医生的专业价值得到发挥和认可,也让病人获得更好的医疗体验,主要解决的就是看病难和体验不好的问题。”

  姚洪武之前是外科大夫,后来博士学了医院管理。

  他表示,公立医院往往是流水线式接诊模式,挂号费往往仅需几块钱,因供需不对称体验较差;北上广的高端儿科医院,通过预约制实现一对一就诊,就医环境优质高档,但价格昂贵,挂号费一千起步。

  

  基于此,北斗星儿童医院定位于中高端医疗服务。缴纳300元左右的挂号费后,病人不仅可以享受到优质的医疗资源,还能通过预约制,免除看儿科排长队的尴尬。

  同时,医院还全力打造“私人医生服务”,集合全院资源为儿童提供生长发育评估、疾病预防、诊断到治疗一体化的私人健康管理服务,不仅让孩子看好病,并且通过纠正家长的认识误区和孩子的不良习惯,尽可能预防疾病,或减少疾病的复发。

  2019年1月8日,北斗星儿童医院正式对外问诊,其前身是北斗星耳鼻喉医院。这是武汉第一家中外合资的中高端私立儿童医院,作为武汉市中高端儿童医疗的招商引资项目,由知名医疗投资集团斥资2亿建造。

  15-20min

  精准美式医疗

  医生面对面诊疗时间15-20分钟

  之所以选择从儿科切入,在姚洪武看来,儿科是最容易能够实现他们初衷的科目。其一,目前客户群多半来自80后,相比60后和70后,这些新一代父母乐于接受新事物,只要能真正解决他们的痛点,愿意尝试新品牌和服务模式。

  其二,儿童医疗资源紧张,市场较大,国家也在鼓励民营资本进入。

  基于这些,北斗星想要做的是“精准美式医疗”,为中高端家庭提供私人医生服务。

  北斗星实行会员制,一个孩子只要缴纳500元的年费就可以加入会员,相应可以享受挂号费优惠,挂号费由非会员价的300元变成了100元,还能得到一份价值800~1200元的儿童全科体检,性价比不错。而这家医院的治疗费用、药费也与同济、协和相当。

  通过预约制,患者就诊不需排队候诊,同时医生与孩子及家长面对面的诊疗时间,一般在15-20分钟,实现医患充分沟通,医生充分倾听家长的诉求,也让家长不用担心孩子有了交叉感染的风险。

  

  设备方面,北斗星配备100张儿童专用病床,通过引进德国、美国、日本等国外进口医疗设备,使检查结果更精确;药品则只采用领先药厂生产的优质药物,医生开药精确到颗,并且避免过度医疗和过度使用抗生素。

  除此之外,该院还提供“私人医生服务”,为0—18岁孩子提供生长发育评估、疾病预防、诊断到治疗一体化的私人医生健康管理服务,包括线上预防保健、线下体检治疗、诊后随访追踪,疑难转诊通道等等。

 

  同时,整个医院是游乐场式布局,通过闯关游戏式体检和诊疗,减少了孩子们看医生的抗拒心理。比如1至3楼都设置了海洋球滑滑梯等游乐设施,6楼的睡眠监测病房以钢铁侠、小猪佩奇等主题布置,医生和护士穿着印有小鱼、兔八哥等卡通图案的诊疗服装,整个就医环境充满童趣。

  为了方便在汉外籍患者,北斗星儿童医院还提供了多语种陪诊服务,为外籍儿童提供更熟悉的就诊方式。

  1+1

  一是确保高品质医疗

  二是不断提供超客户预期的服务

  姚洪武表示,医院运营中考虑得最多的,就是怎样才能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。而这一问题归根结底无非两点,一是确保高品质医疗,二是不断提供超客户预期的服务。

  无论是在武汉还是北上广等一线城市,体制外儿童医院都很少,更多的是“儿童诊所”。原因在于开办一家医院,涉及到开刀、麻醉、手术等安全体系打造,也需要医生、麻醉、护理、上下游供应商等专业资源,门槛一般较高。

  而这一点恰好是北斗星的优势所在。

  “竞争首要靠技术,我们专业技术基本属于全国领先,医生包括武汉和北上广三甲医院的专家,包括手术室设备很多是和协和一样的,而且是最新型号。”

  北斗星合伙人王智楠教授是中国儿童耳鼻喉专委会副主任委员、原武汉市儿童医院耳鼻喉科主任,现任北斗星儿童医院院长;此外,医院拥有50多位三甲医院名医教授,提供儿童全科和家庭五官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。

  “我们能解决80%的问题,剩下的20%与公立医院合作。”

  北斗星提供个性医疗服务,同时与公立医院形成补充合作。姚洪武表示,北斗星会与三甲医院建立合作关系,实现患者转诊的绿色通道。

  其次则是自身服务品质的提升

  “在武汉如何打磨出比肩一线城市的服务,很多思想观念和态度需要调整。”这也是很多民营医疗机构在发展过程中困难重重的原因。

  首先是没品牌。就儿科来说,想要塑造“IP”并非易事。和整形整容、口腔科等高度市场化的品类不同,如今大众看病仍遵从“看庙不看菩萨”原则,一度让刚从体制内出来的医生不适应。在业内,一些有远见的医生早在体制内就开始粉丝积累,以顺利地渡过“爬坡期”。

  

  对待病人,从以前马不停蹄、目不暇接,到慢下来,像对待朋友一样交流的状态,对于医生及服务人员来说也是一种挑战。对此,北斗星挑选医生和员工也有一定要求,比如优先选择已育员工,因为只有自己有孩子,才更能站在患者家长的立场上考虑问题,才更能理解患者家长的需要。

  接着就是管理和体系化

  0纠纷

  华中地区首创

  让患者与医生都得到尊重的中高端医院

  目标群体定位于中高等收入人群,提供高性价比的美式儿童医疗,北斗星的模式在华中地区是首创。

  姚洪武表示,高端儿童医院运营的技术和管理门槛较高,难以复制,而这也是他们最大的优势,“在武汉基本没有类似的医疗模式和理念。”

  公立医院讲究效率,所以每个医生都需要单位时间内处理更多的病人,这是由体制决定的;但实际上,不少中高端收入人群,需要个性化的精准医疗,且认为这是更具有价值的服务;对医生来说,能慢下来和病人深入沟通,完整了解每一个病案,也是他们实现自我价值的理想方式。

  

  因此,北斗星的收费模式和结构与传统医院有很大区别,主要在于挂号费,即诊金比公立医院要高,“我们药品零加成,对医生开药一点激励都没有,重点在于诊金。”

  他们希望通过诊金的提高,来节省患者家长的时间成本,实现医生的劳动价值。

  于是,在北斗星模式之下,供需得到了一定的平衡,也减少了医患冲突。

  目前为止,北斗星已经发展了几千名会员,开业至今一例纠纷都没有。在武汉这个千万人口的城市,至少几十万中高端家庭是他们的潜在客户。在建立武汉的样板后,北斗星会向全国一二线城市复制推广,在全国建立连锁体系。后期则依托医院,招募医生为合伙人,布局社区诊所,实现更为便捷和聚焦的儿童诊疗体系。

  从财务上看,一家儿童医院成本至少需投入6000万左右,而北斗星收费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高。于是这里的问题则在于,北斗星是否可以在较短周期内收回成本。

  姚洪武对此认知很清晰,“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是个慢活,因此一直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走。做医疗一定要保证好的心态,太过于急躁很容易出现问题。”这也是他们选择资本的要求——至少陪跑八九年。即使如此,在去年被称为寒冬的2018,北斗星仍然接连获得了两轮融资。

  在他看来,很多民营医院都是投入的资金太多,又太急于回收成本,因为经济压力导致很多模式发生了变形。“我们从一开始,就不是按以往传统的模式在办医院,我们提供的医疗服务更个性化,让孩子和家长能够有更多的高品质医疗可以选择。”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
武汉北斗星儿童医院